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 > 證券

財經頭條講最“悲情”的券商投資總監!11年堅持為岳父炒股,不賺反賠32萬,代客理財5年也被罰

時間:2020-02-28 10:39:47 來源:cj2p.com

   代客理財和違規炒股向來都是證券從業人員違法的高發區。

  2月24日,廣東證監局發布了一則行政處分決定,針對胡劍峰在國信證券(12.06 -3.90%,診股)南海分公司任職期間,暗里承受客戶托付生意證券并違規生意股票的行為,算計罰沒88萬元。

 

最

  據了解,胡劍峰曾在2008年7月8日至2017年12月19日期間,先后擔任國信證券南海分公司投顧總監、出資總監、首席出資參謀等職務。期間曾暗里承受羅某蓮、陳某祥、王某良、嚴某超等四名客戶托付生意股票,并從2008年9月起以岳父名下的證券賬戶炒股長達11年。

  事發之后,胡劍峰曾以代客理財的39.5萬元利益分紅系贈款并已返還客戶,且家庭經濟困難,難以承受罰款為由提出申辯。但被廣州證監局逐個駁回。可見不管有再多理由,只要伸手違法,無論是誰都必將承受終究的后果。

  5年代客理財獲利41.45萬元

  胡劍峰的“代客理財業務”起始于2014年3月。彼時,他暗里承受羅某蓮托付,于2014年3月4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間,利用“羅某蓮”一般證券賬戶及信譽證券賬戶生意證券,累計生意成交額3.87億元。根據兩人的事先約定的10%收益分紅協議,胡劍峰先后于2014年9月3日、2015年1月14日獲取羅某蓮付出的收益分紅算計39.5萬元。

  此后,胡劍峰又先后暗里承受陳某祥、王某良、嚴某超的托付,運用三人的信譽證券賬戶/一般證券賬戶生意證券,但未獲取收益分紅。

  所以在2014年3月至2019年6月長達5年的時間里,胡劍峰先后為4位客戶生意證券,累計成交金額高達7.8個億,對應獲得生意傭錢提成1.95萬元。加上從羅某蓮處獲取的39.5萬元收益分紅,算計違法獲利金額為41.45萬元。

  堅持炒股11年虧本32萬

  除了曾違法暗里承受客戶托付理財,胡劍峰11年來還一向通過岳父劉某燊名下的證券賬戶炒股。然而一番苦心經營卻累計虧本32萬元,并招來了一筆5萬元的罰款。

  劉某燊名下的涉案證券賬戶于2008年9月16日,在國信證券南海大瀝證券營業部(后更名為“國信證券南海分公司”,也即胡劍峰的前任職單位)開立。該證券賬戶及三方存管銀行賬戶均由胡劍峰實踐操控并運用,首要通過胡劍峰名下或其辦理操控的手機、胡劍峰辦公電腦進行申購新股和決策下單生意,首要資金來源及去向均指向胡劍峰。

  2008年9月17日至2019年7月31日期間,胡劍峰操控運用該證券賬戶成交金額累計達945.27萬元,虧本32.33萬元。以上現實,有證券公司相關說明、證券賬戶生意流水、相關人員談話筆錄、微信記載、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依據證明,足以認定。

  曾以家庭困難為由申辯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陳說申辯環節,胡劍峰雖對上述違法現實無異議,卻提出了兩個申辯定見,請求減輕行政處分:一是其是基于羅某蓮的要求代為生意證券,羅某蓮向其轉賬的系贈款,其已在2016年分三次歸還羅某蓮算計40萬元,實踐上沒有獲得獲利。二是其家庭經濟困難,難以承擔巨額罰款。

  已歸還違法所得,且家庭困難就可以減輕處分?廣東證監局復核之后逐個進行了辯駁。

  首先,廣東證監局指出,根據在案依據,胡劍峰及羅某蓮均供認曾約定收益分紅份額,并且羅某蓮依照約定的收益分紅份額,向胡劍峰實踐付出了39.5萬元作為收益分紅,胡劍峰關于該筆金錢系“贈款”的申辯定見與現實不符。

  其次,胡劍峰、羅某蓮在前期查詢中,均確認其在2016年向羅某蓮轉款算計40萬元,并非“退回理財的提成”,而是胡劍峰給羅某蓮的告貸。

  此外,胡劍峰過后是否退回金錢,是其與客戶之間的往來,并不影響該收益分紅的違法性質及予以追繳的必要性。同樣的,家庭經濟困難也并非法定的減輕處分事由。

  終究,廣東證監局對胡劍峰暗里承受客戶托付生意證券的行為,給予正告,沒收違法所得41.45萬元,并處以41.45萬元罰款;對胡劍峰違規生意股票的行為,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股票,并處以5萬元罰款。

  代客理財仍是紅線

  2020年雖然剛剛開始,然而監管層就現已就代客理財、從業人員炒股等問題下發了多張罰單。例如2019年12月5日,中信證券(23.95 -3.31%,診股)(06030)前出資參謀李旦因暗里承受客戶托付生意證券,并利用未公開信息生意股票,被我國證監會責令改正,給予正告,并處以40萬元罰款;2020年1月20日,我國銀河(10.91 -4.47%,診股)(06881)證券廣州春風西路證券營業部前員工陳葆輝在任職期間,存在替客戶處理證券認購的行為,被廣東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辦理措施。

  一向以來,代客理財都是證券行業明令禁止的行為,但實踐上這項業務歷史上曾存在過,僅僅因為難以標準等原因被叫停多年。

  2015年,中證協曾就《賬戶辦理業務規矩(征求定見稿)》向證券公司、證券出資咨詢公司會員單位征求定見,旨在修正券商不能代客理財的規定;同一時間,證券法修訂也曾說到擬撤銷證券從業人員、監管機構人員生意股票的禁止性條款,相應樹立證券生意申報登記制度。業界一度以為代客理財自此能重出江湖。

  如今,跟著券業財富辦理轉型的不斷推進,關于券商投顧究竟能否代客理財的討論也正悄然進行。然而不論如何,代客理財制度的再次考慮放開,必然要樹立在券業現已樹立較為標準的督查制度的基礎上,在此之前任何人都不應當在違法的邊際試探。

 

 

關于我們| 聯系我們| 投稿合作| 法律聲明| 返回頂部

版權所有 ©2015-2017 財經頭條 閩ICP備11013817號-1

陕西11选5任选八胆拖 浙江飞鱼彩票 浙江十一选五计算器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河南快三官网开奖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 搜狐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七星彩内部泄漏 安微体育彩票新11选5 金股在线 推荐杨方配资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体彩全部玩法规则和玩法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公式 广州期货配资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跨度 极速赛车3期计划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